人民网头条点赞重庆江北嘴:老码头“蝶变”长

2019-09-09 21:38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70周年华诞。在中国党带领下,全国人民锐意进取、自强不息,一路砥砺前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岁月都留下了动人的历史印记,每座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系列报道,记者通过视频、图片、文字记录下各地70年间的发展变化,以小见大,展现国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图景,在生动的历史变迁中感受新中国奋进的磅礴力量。

  盛夏的夜晚,接待外地朋友的重庆市民王玉新,把看山城夜景的地点定在了江北嘴。登上重庆大剧院的观景台远眺,长江、嘉陵江汇合处,灯火通明的船只在江中游弋,溢彩流光的两岸夜景尽收眼底。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以前这一片都是矮房子、破房子。”王玉新指着的地方,如今已是高楼林立,变幻的霓虹在楼群的外墙上追逐闪耀,绚丽动人。“给你们看一段我们江北区的视频。”王玉新拿出手机,点开一段8分钟短片,是重庆“晒文旅”专题宣传的江北篇。短片中,江北区委李维超与一位民间艺人一起,站在江北嘴说起了评书。“脚踏两江水,我爱江北嘴!”方言评书引来大家的欢笑和点赞。

  70年沧桑巨变,江北嘴地覆天翻。从改善群众吃住问题,到影响一座城市乃至全国的金融产业崛起;从帮助一个区域实现华丽转身,到成为长江上游的崭新名片;从偏居西南的区域市场,到走向海外的世界舞台……

  “新中国成立以前,重庆除水路与外界相通外,陆地只有成渝、渝黔两条公路与外部连接,且货运车辆极少。”《江北城街道志》中提到,当时,陇南、川北大量农副土特产品主要靠人力、畜力运抵江北城,然后装船外运。江北城两江沿岸各码头常年停泊着数以千计的货船,一片繁荣的景象。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江北城划归江北区管辖。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江北区一些重要机关、企业,以及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粮、油、盐、糖、酒仓库,都设在江北城。

  水码头的繁荣往昔,在67岁的刘长富脑海里记忆犹新。“不论什么时候,都有几十艘船停靠在岸边。”由于码头热闹,这里成了刘长富和小伙伴最爱来的玩耍之地。

  刘长富成年后,进入重庆市水上运输公司工作,一待就是20年,见证了水运的兴衰之变。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所在企业的营收从此前的盈利,变为年年亏损。在刘长富看来,这是因为各类交通方式的迅猛发展,使水运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年近七旬的王孝碧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感慨万千。“一家十几口人,挤在40多平米的木制平房里,半夜起来踩到人是常事。一个片区才一个公共旱厕,家家户户会在屋内备上尿壶,天气一热气味令人作呕。”

  过去,连接江北嘴和江对面渝中区沧白路的是两根横跨钢索,钢索上“行走”着两台索道,它们让每天来回于江北嘴和解放碑的人们有了一条过江的捷径。坐上索道,从江中心望向两岸,一边是繁华,一边是破落,嘉陵江仿佛将它们隔成了两个世界。

  这种萧条和破败一直延续至二十一世纪初。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龚继荣介绍,当时江北嘴地区最高的房子才6层楼,且只有几栋,整个区域没有一部电梯。到2002年,当地居民都还是靠烧柴火或者煤炭煮饭。

  “1993年至2002年,鉴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江北嘴历经了近十年的控规阶段,相关部门举棋落子非常慎重。”龚继荣说,也正因为此,在整个重庆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的这一时间段,江北嘴一度在外界看来仍处于“原地踏步”状态,没有新楼建设,没有新产业崛起,与对岸的解放碑和旁边的江北区观音桥商圈形成鲜明对比。

  在江北嘴江边,有一条古道,尽头就是曾经拒敌于城外的保定门老城墙。2002年底,江北嘴拆迁指挥部成立,古老的江岸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龚继荣作为当时江北城拆迁安置补偿政策起草者之一,亲身参与也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转折。据统计,在旧城改造中,江北嘴搬迁人口达到8.5万人,拆迁总面积175万余平米,相当于一个县城。

  2003年7月,重庆市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了《重庆中央商务区规划》,明确重庆中央商务区由江北城商务中心区、解放碑商贸中心区和南岸弹子石功能配套区共同组成。

  为实现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统一规划、整体拆迁和整体开发建设,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应运而生。“江北嘴CBD怎么建?要与江北城近两千年的厚重历史文化相结合。”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双城、一轴、五区”的城市发展空间规划也随之出台。

  所谓“双城”,即 “记忆之城”与“未来之城”,意在现代建筑和历史遗迹交相辉映;“一轴”即是中部联系两江四岸的核心景观主轴;“五区”指的是商务办公区、综合服务区、混合使用区、休闲娱乐区和配套居住区。同时,根据两江环绕的地形地貌,江北嘴还规划布局了滨水绿化带和休闲娱乐带。

  首先重构的是市政道路和管网工程,“除了文化遗存和历史遗存,整个区域都需重新规划。”龚继荣说,江北嘴在重建中获得的是一个全新体系,相当于“再造了一座新城”。

  随着建设步伐加快,重庆大剧院、科技馆、寰宇天下、金融城、国金中心……一座座公益设施、金融机构总部大楼、高端住宅在这里拔地而起。江北城街道党工委吴亚莉介绍,在这个方圆几公里的土地上,最多时有30多个工地同时在开工建设。

  打造江北嘴,重庆借鉴了北京金融街、上海陆家嘴的模式,整个开发区一半的土地用于出让融资,另外一半用于自主开发。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总规划建筑面积约1183万平方米,截至2018年底,已建成面积约652万平方米,在建面积约327万平方米。

  从江北城搬走后,王孝碧还会经常回到这里来看看,参加街道组织的活动。“这里的变化太大了,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站在千厮门大桥桥头,王孝碧望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眼里的泪花闪烁,有不舍,也有自豪。

  重构的除了道路和管网,还有产业。这块“弹丸之地”最适合做什么?认真思量后,重庆将目光瞄准了“金融产业”。

  江北嘴要担负起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重担,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大企业总部及有分量的金融机构进驻。在两江新区挂牌成立、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落户,以及江北嘴作为金融功能重要板块纳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范围内等多重利好的叠加下,众多金融机构纷至沓来,竞相抢滩。

  2017年2月,拥有西部首张由银监会批准的汽车金融牌照的企业——长安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正式落户江北嘴金融城。“近年来,公司形成了新车、二手车、汽车后服务市场信贷业务并举的业务格局。”长安汽车金融总经理叶宇昕介绍,不到3年的时间,长安汽车金融资产规模由原先的不到40亿元,增长到去年底的337亿元,“目前公司业务覆盖了全国除以外所有地区,5月28日,我们刚刚完成了第一百万单客户。”

  “真没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再与江北嘴联系在一起。”2011年,王孝碧的女儿陈渝入职中国平安人寿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因工作需要,她会经常前往位于江北嘴的平安财富中心重庆总部,站在公司窗户旁,望着几百米外曾经是“老家”的位置,陈渝内心感慨万千。

  截至2018年底,江北嘴中央商务区金融机构总数达216家,存余额10299亿元,占江北区全区的76.1%。

  依托中新示范项目运营中心,江北嘴建设了全国性保险资产交易所等金融要素市场,布局加工贸易结算、跨境人民币结算等金融结算中心。其中,在重庆市金融办和新交所的规划指导下,由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投资集团牵头成立的全国首家公司制国际投融资路演中心,已与60多家全国性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协议。

  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介绍,截至2019年6月底,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已累计签约169个合作项目、总金额逾263亿美元。

  “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为重庆乃至整个西部提供了新的发展助推力,而江北嘴就是这‘引擎’的装配地。”韩宝昌介绍,下一步,将全力推进中新(重庆)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中新金融科技示范区、中新航空产业园和中新金融峰会等标志性项目的建设。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远眺江北嘴,一栋栋高楼外的LED幕墙轮番上演着各种主题的灯光秀,将夜空照映得熠熠生辉。有摄影家感叹:“夜晚的江北嘴,成了光的博物馆。”

  作为江北嘴最初的建设参与者之一,重庆市江北嘴聚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上官琳见证了这里十余年来的“巨变”。在她看来,江北嘴的变化是“立体”的。除了城市基础设施、产业机构外,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学校、商业、文化等生活配套设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轨道交通、公交环线、区域连接线等大小“血管”四通八达;重庆大剧院、重庆科技馆、龙美术馆、南之山书店等文化场馆先后落成;江北嘴实验学校、重庆康华心血管病专科医院陆续投用;财信广场、国金中心等商业综合体已成为市民消费的热衷去处。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才十几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会如此巨大。”上官琳说,如今在江北嘴工作,上班前将孩子送到学校,步行即可到公司;和客户会面,可以选择附近的咖啡厅;闲暇时间,购物、踏青、吃饭、看演出……种种需求,都可以便利地实现。

  在国金中心片区的最高点,坐落着重庆尼依格罗酒店。“酒店位置优越、风景独好,从开业起就受到热捧。”来重庆多年的意大利籍酒店总经理欧立华介绍,酒店的客多数为高端商旅客人、艺术家、设计师、时尚潮人、明星等。“近年来,重庆发展迅速,未来将会有更大的潜力。我看好重庆,看好江北嘴。”欧立华说。

  走进今年初正式投用的江北城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练习声乐,腿脚不便的刘春慧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之前跟女儿住在一起,她年纪也大了,照顾我太吃力了。”已90岁高龄的刘春慧言语清晰:“这里有专人护理,吃得也好,离家近,女儿每天都会走路过来陪我聊天,很是方便。”

  养老服务中心采取的是“民建公助”的方式来打造。“这里设置了图书室、书画室、声乐室、舞蹈排练室、康复理疗室等,可以满足老年人的各种需求。”中心负责人贺晓虎介绍,除了常住老人需要缴费外,辖区老人平时可免费前来参与各类活动。

  作为首届江北城“梦想人物”之一,68岁的刘德忠是一名普通的文明志愿者,平时主要负责大剧院区域交通劝导。“环境好了,城市变美了,来这里的人也多了。”他说他的“梦想”很简单:大家过马路不低头看手机、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共同维护美好家园。

  “70年风雨兼程,从繁华到陈旧,再到如今以崭新的面貌勇立潮头,江北嘴有‘变’也有‘不变’。”江北区委李维超说,变化的是外在的“容颜”,不变的是开放包容、敢于担当、勇立潮头、力争上游的气质品格。“这是我们城市发展中积累的宝贵财富。”

  江北嘴“蝶变”长江上游的金融高地,对于重庆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将产生重要的新动能。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它将和上海的陆家嘴交相辉映,成为屹立在长江首尾的闪耀“双星”。

  编者按: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70周年华诞。在中国党带领下,全国人民锐意进取、自强不息,一路砥砺前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就,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70年的岁月都留下了动人的历史印记,每座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民网策划推出“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系列报道,记者通过视频、图片、文字记录下各地70年间的发展变化,以小见大,展现国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图景,在生动的历史变迁中感受新中国奋进的磅礴力量。

  盛夏的夜晚,接待外地朋友的重庆市民王玉新,把看山城夜景的地点定在了江北嘴。登上重庆大剧院的观景台远眺,长江、嘉陵江汇合处,灯火通明的船只在江中游弋,溢彩流光的两岸夜景尽收眼底。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以前这一片都是矮房子、破房子。”王玉新指着的地方,如今已是高楼林立,变幻的霓虹在楼群的外墙上追逐闪耀,绚丽动人。“给你们看一段我们江北区的视频。”王玉新拿出手机,点开一段8分钟短片,是重庆“晒文旅”专题宣传的江北篇。短片中,江北区委李维超与一位民间艺人一起,站在江北嘴说起了评书。“脚踏两江水,我爱江北嘴!”方言评书引来大家的欢笑和点赞。

  70年沧桑巨变,江北嘴地覆天翻。从改善群众吃住问题,到影响一座城市乃至全国的金融产业崛起;从帮助一个区域实现华丽转身,到成为长江上游的崭新名片;从偏居西南的区域市场,到走向海外的世界舞台……

  “新中国成立以前,重庆除水路与外界相通外,陆地只有成渝、渝黔两条公路与外部连接,且货运车辆极少。”《江北城街道志》中提到,当时,陇南、川北大量农副土特产品主要靠人力、畜力运抵江北城,然后装船外运。江北城两江沿岸各码头常年停泊着数以千计的货船,一片繁荣的景象。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江北城划归江北区管辖。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江北区一些重要机关、企业,以及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粮、油、盐、糖、酒仓库,都设在江北城。

  水码头的繁荣往昔,在67岁的刘长富脑海里记忆犹新。“不论什么时候,都有几十艘船停靠在岸边。”由于码头热闹,这里成了刘长富和小伙伴最爱来的玩耍之地。

  刘长富成年后,进入重庆市水上运输公司工作,一待就是20年,见证了水运的兴衰之变。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所在企业的营收从此前的盈利,变为年年亏损。在刘长富看来,这是因为各类交通方式的迅猛发展,使水运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年近七旬的王孝碧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感慨万千。“一家十几口人,挤在40多平米的木制平房里,半夜起来踩到人是常事。一个片区才一个公共旱厕,家家户户会在屋内备上尿壶,天气一热气味令人作呕。”

  过去,连接江北嘴和江对面渝中区沧白路的是两根横跨钢索,钢索上“行走”着两台索道,它们让每天来回于江北嘴和解放碑的人们有了一条过江的捷径。坐上索道,从江中心望向两岸,一边是繁华,一边是破落,嘉陵江仿佛将它们隔成了两个世界。

  这种萧条和破败一直延续至二十一世纪初。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龚继荣介绍,当时江北嘴地区最高的房子才6层楼,且只有几栋,整个区域没有一部电梯。到2002年,当地居民都还是靠烧柴火或者煤炭煮饭。

  “1993年至2002年,鉴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江北嘴历经了近十年的控规阶段,相关部门举棋落子非常慎重。”龚继荣说,也正因为此,在整个重庆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的这一时间段,江北嘴一度在外界看来仍处于“原地踏步”状态,没有新楼建设,没有新产业崛起,与对岸的解放碑和旁边的江北区观音桥商圈形成鲜明对比。

  在江北嘴江边,有一条古道,尽头就是曾经拒敌于城外的保定门老城墙。2002年底,江北嘴拆迁指挥部成立,古老的江岸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龚继荣作为当时江北城拆迁安置补偿政策起草者之一,亲身参与也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转折。据统计,在旧城改造中,江北嘴搬迁人口达到8.5万人,拆迁总面积175万余平米,相当于一个县城。

  2003年7月,重庆市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了《重庆中央商务区规划》,明确重庆中央商务区由江北城商务中心区、解放碑商贸中心区和南岸弹子石功能配套区共同组成。

  为实现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统一规划、整体拆迁和整体开发建设,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应运而生。“江北嘴CBD怎么建?要与江北城近两千年的厚重历史文化相结合。”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双城、一轴、五区”的城市发展空间规划也随之出台。

  所谓“双城”,即 “记忆之城”与“未来之城”,意在现代建筑和历史遗迹交相辉映;“一轴”即是中部联系两江四岸的核心景观主轴;“五区”指的是商务办公区、综合服务区、混合使用区、休闲娱乐区和配套居住区。同时,根据两江环绕的地形地貌,江北嘴还规划布局了滨水绿化带和休闲娱乐带。

  首先重构的是市政道路和管网工程,“除了文化遗存和历史遗存,整个区域都需重新规划。”龚继荣说,江北嘴在重建中获得的是一个全新体系,相当于“再造了一座新城”。

  随着建设步伐加快,重庆大剧院、科技馆、寰宇天下、金融城、国金中心……一座座公益设施、金融机构总部大楼、高端住宅在这里拔地而起。江北城街道党工委吴亚莉介绍,在这个方圆几公里的土地上,最多时有30多个工地同时在开工建设。

  打造江北嘴,重庆借鉴了北京金融街、上海陆家嘴的模式,整个开发区一半的土地用于出让融资,另外一半用于自主开发。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总规划建筑面积约1183万平方米,截至2018年底,已建成面积约652万平方米,在建面积约327万平方米。

  从江北城搬走后,王孝碧还会经常回到这里来看看,参加街道组织的活动。“这里的变化太大了,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站在千厮门大桥桥头,王孝碧望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眼里的泪花闪烁,有不舍,也有自豪。

  重构的除了道路和管网,还有产业。这块“弹丸之地”最适合做什么?认真思量后,重庆将目光瞄准了“金融产业”。

  江北嘴要担负起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重担,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大企业总部及有分量的金融机构进驻。在两江新区挂牌成立、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落户,以及江北嘴作为金融功能重要板块纳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范围内等多重利好的叠加下,众多金融机构纷至沓来,竞相抢滩。

  2017年2月,拥有西部首张由银监会批准的汽车金融牌照的企业——长安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正式落户江北嘴金融城。“近年来,公司形成了新车、二手车、汽车后服务市场信贷业务并举的业务格局。”长安汽车金融总经理叶宇昕介绍,不到3年的时间,长安汽车金融资产规模由原先的不到40亿元,增长到去年底的337亿元,“目前公司业务覆盖了全国除以外所有地区,5月28日,我们刚刚完成了第一百万单客户。”

  “真没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再与江北嘴联系在一起。”2011年,王孝碧的女儿陈渝入职中国平安人寿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因工作需要,她会经常前往位于江北嘴的平安财富中心重庆总部,站在公司窗户旁,望着几百米外曾经是“老家”的位置,陈渝内心感慨万千。

  截至2018年底,江北嘴中央商务区金融机构总数达216家,存余额10299亿元,占江北区全区的76.1%。

  依托中新示范项目运营中心,江北嘴建设了全国性保险资产交易所等金融要素市场,布局加工贸易结算、跨境人民币结算等金融结算中心。其中,在重庆市金融办和新交所的规划指导下,由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投资集团牵头成立的全国首家公司制国际投融资路演中心,已与60多家全国性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协议。

  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介绍,截至2019年6月底,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已累计签约169个合作项目、总金额逾263亿美元。

  “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为重庆乃至整个西部提供了新的发展助推力,而江北嘴就是这‘引擎’的装配地。”韩宝昌介绍,下一步,将全力推进中新(重庆)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中新金融科技示范区、中新航空产业园和中新金融峰会等标志性项目的建设。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远眺江北嘴,一栋栋高楼外的LED幕墙轮番上演着各种主题的灯光秀,将夜空照映得熠熠生辉。有摄影家感叹:“夜晚的江北嘴,成了光的博物馆。”

  作为江北嘴最初的建设参与者之一,重庆市江北嘴聚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上官琳见证了这里十余年来的“巨变”。在她看来,江北嘴的变化是“立体”的。除了城市基础设施、产业机构外,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医疗、学校、商业、文化等生活配套设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轨道交通、公交环线、区域连接线等大小“血管”四通八达;重庆大剧院、重庆科技馆、龙美术馆、南之山书店等文化场馆先后落成;江北嘴实验学校、重庆康华心血管病专科医院陆续投用;财信广场、国金中心等商业综合体已成为市民消费的热衷去处。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才十几年时间,这里的变化会如此巨大。”上官琳说,如今在江北嘴工作,上班前将孩子送到学校,步行即可到公司;和客户会面,可以选择附近的咖啡厅;闲暇时间,购物、踏青、吃饭、看演出……种种需求,都可以便利地实现。

  在国金中心片区的最高点,坐落着重庆尼依格罗酒店。“酒店位置优越、风景独好,从开业起就受到热捧。”来重庆多年的意大利籍酒店总经理欧立华介绍,酒店的客多数为高端商旅客人、艺术家、设计师、时尚潮人、明星等。“近年来,重庆发展迅速,未来将会有更大的潜力。我看好重庆,看好江北嘴。”欧立华说。

  走进今年初正式投用的江北城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老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练习声乐,腿脚不便的刘春慧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之前跟女儿住在一起,她年纪也大了,照顾我太吃力了。”已90岁高龄的刘春慧言语清晰:“这里有专人护理,吃得也好,离家近,女儿每天都会走路过来陪我聊天,很是方便。”

  养老服务中心采取的是“民建公助”的方式来打造。“这里设置了图书室、书画室、声乐室、舞蹈排练室、康复理疗室等,可以满足老年人的各种需求。”中心负责人贺晓虎介绍,除了常住老人需要缴费外,辖区老人平时可免费前来参与各类活动。

  作为首届江北城“梦想人物”之一,68岁的刘德忠是一名普通的文明志愿者,平时主要负责大剧院区域交通劝导。“环境好了,城市变美了,来这里的人也多了。”他说他的“梦想”很简单:大家过马路不低头看手机、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共同维护美好家园。

  “70年风雨兼程,从繁华到陈旧,再到如今以崭新的面貌勇立潮头,江北嘴有‘变’也有‘不变’。”江北区委李维超说,变化的是外在的“容颜”,不变的是开放包容、敢于担当、勇立潮头、力争上游的气质品格。“这是我们城市发展中积累的宝贵财富。”

  江北嘴“蝶变”长江上游的金融高地,对于重庆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将产生重要的新动能。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它将和上海的陆家嘴交相辉映,成为屹立在长江首尾的闪耀“双星”。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